据2月2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消息,当前香港疫情正处于快速扩散和加速上升期,做好抗疫防疫工作十分关键。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连花清瘟等“三药三方”发挥了重大作用,连花清瘟更成为国家诊疗方案、各省治疗方案推荐次数最多的中成药。其实连花清瘟不仅治疗新冠肺炎,对流感以及SARS等病毒性公共卫生事件都有很好的防治作用,这与其组方选择三朝治疫名方,“卫气同治,表里双解,先证用药,截断病势,整体调节,多靶点治疗”具有很大关系。

汇聚三朝名方,连花清瘟在三次抗疫中发挥重大作用

连花清瘟组方汇聚三朝治“疫”名方

连花清瘟是运用中医络病理论探讨外感温病及瘟疫传变的规律及治疗,提出“积极干预”治疗对策,制定“清瘟解毒,宣肺泄热”治法,研制出的一个复方中药。其组方融汇了三朝名医治疗疫证的用药精华,以汉代张仲景《伤寒论》中专治疫病的麻杏石甘汤与清代吴鞠通《温病条辨》中专治疫病的银翘散化裁,汲取明代吴又可《温疫论》治疫证用大黄经验。现代药理研究发现,连花清瘟具有良好的退热、止咳、抗炎、抗病毒作用。辛凉宣肺与泄热,可以解决患者的发热问题;清肺止咳平喘,可以改善患者的咳嗽不止,呼吸困难;抗炎抗病毒作用可以抑制病毒的复制,抑制系统性炎症反应。所以连花清瘟对感冒、流感、新冠等病毒传染性外感热病具有普遍的治疗效果,都能起到防治作用。

无论是感冒、流感,还是新冠,患者都会出现发热、咳嗽、痰黏不能咳出、咽痛、乏力、肌肉酸痛等这样一个症候群,这都是病毒在人体内繁殖造成的,尤其侵害呼吸道。毒邪进入了人体怎么让它尽快排出呢?中药连花清瘟在治感冒、抗流感、防治新冠方面有这样的特点,可以全面清除患者体内毒素。首先,该药可通过发汗、清肺泄热、下排毒火三个途径让体内蓄积的内火及毒素从人体排出,达到根治目的。用药也正是这种布局,薄荷、麻黄微微发汗以发散外邪,让外邪从汗而出;贯众、板蓝根、银花、连翘、石膏等清肺泄热,体内毒火肃清了,全身不适的内在基础就消失了;大黄下排毒火,让体内蕴积的火热、毒素随大便下排而出。连花清瘟另一个特点是应用了红景天。红景天生长在高寒、高海拔地区,可以提高人体抗疲劳、耐缺氧能力,具有增强免疫作用,可以提高抗病康复能力。

诞生于非典,抗SARS病毒写在说明书中

连花清瘟是2003年非典时期研发治疗流感的创新中药。面对SARS疫情,以岭医药研究院院士专家团队组建针对SARS病毒的中药科研组织,研究疫情中心广州等非典发生发展的规律,挖掘出中医药两千年治疗“疫”病精华,制定了连花清瘟处方、探讨工艺、制定标准,众志成城地投入到连花清瘟的研制工作之中。

当时由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P3实验室研究发现,连花清瘟可以有效抑制SARS病毒。流感与非典都属于外感热病的范畴,也就是中医所说的“瘟疫”。能够抗SARS病毒的连花清瘟胶囊是否也能抗流感病毒呢?基础实验给出了肯定结论,中国中医科学院实验证实,连花清瘟对流感病毒H3N2、副流感病毒I型、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等均有抑制作用。随后,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为组长单位,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等为参加单位,对连花清瘟进行了多中心临床研究,结果表明连花清瘟治疗流感疗效确切。因此,连花清瘟获准进入国家药品快速审批通道。

2004年5月,经历了347天紧张的研发后,连花清瘟胶囊一次性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药审评,获得新药证书和生产批件,成为我国抗流感药物中的新成员,并且把抑制SARS病毒的作用明确写在了连花清瘟颗粒说明书中。

抗甲流发挥重大作用,荣获国家科技大奖

连花清瘟上市后,没有停止深入研究的步伐。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等科研院所研究证实,连花清瘟胶囊对甲型H1N1、H3N2、H5N1、H7N9、H9N2,乙型流感病毒、冠状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手足口病病毒EV71、鼻病毒、疱疹病毒、柯萨奇病毒、MERS等均具有抑制作用。

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联合九家甲型流感收治医院,开展了“连花清瘟胶囊治疗甲型H1N1流行性感冒”的循证医学研究,试验组患者每天按照标准治疗量服用连花清瘟胶囊,对照组患者则服用奥司他韦胶囊。研究结果令人振奋:第一,连花清瘟胶囊在抗病毒作用方面与奥司他韦没有差异。第二,在缓解流感症状,特别是退热和缓解咳嗽、头痛、肌肉酸痛和乏力等症状方面,连花清瘟胶囊优于奥司他韦。

2009年9月,河北省甲型H1N1流感防控专家组与河北省廊坊市第三人民医院的报告显示,在河北省廊坊市东方大学城出现了甲型H1N1流感聚集性疫情,疫情发生后,对密切接触者及周围健康人群进行了迅速隔离。密切接触者按治疗量给予连花清瘟胶囊4粒/次,3次/日口服,周围健康人群给予预防量2粒/次,3次/日口服,连服1周。结果发现,自9月3日确诊的暴发病例住院隔离治疗,到9月17日暴发人群患者出院期间,廊坊市只确诊5名甲型H1N1散发病例,而服用连花清瘟胶囊预防用药的高危及重点人群均无一例发病,说明了连花清瘟胶囊具有可靠的预防作用。

汇聚三朝名方,连花清瘟在三次抗疫中发挥重大作用

在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期间,连花清瘟发挥了防控疫情的重大作用,央视新闻给予了充分报道,3个月的时间全国用量达到了6千万盒,正因为在2009年甲流这一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发挥的重大作用,连花清瘟荣获2011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是其他药物所不具备的重大科技创新成果。

对新冠肺炎有三重功效,在国内外疫情防控中发挥重要作用

中医药是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治的一大优势,在湖北疫情时发挥了全链条、全过程、全周期的积极作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作为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筛选出的“三方三药”之一,因其在治疗新冠肺炎轻症和无症状感染者时,表现出的良好临床疗效,被先后列入中国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五/六/七/八版)医学观察期推荐用药,《儿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诊断、治疗和预防专家共识(第一版)》推荐使用。同时也被列入湖北、北京、上海等20余个省卫健委、中医药管理局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推荐用药。

汇聚三朝名方,连花清瘟在三次抗疫中发挥重大作用

面对国际上日益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作为现代中医药的代表,连花清瘟胶囊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抑制和缓解作用逐渐获得了海内外的一致首肯。我国使领馆向在外留学人员发放的健康包把连花清瘟胶囊作为抗疫药品送给海外学子。截至目前,连花清瘟已在俄罗斯、加拿大、巴西、印度尼西亚、科威特、柬埔寨等近30个国家和地区获批上市,并进入了多国的抗疫药品白名单和轻症患者居家治疗方案,为全球疫情防控发挥了重要作用。

连花清瘟预防、治疗新冠肺炎以及预防重症方面的良好疗效得到了国内很多权威科研院所的基础和临床研究证实。日前,由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二科主任袁雅冬教授主持开展的“连花清瘟胶囊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真实世界研究论文被国际权威期刊《循证补充替代医学》刊发。该论文指出,连花清瘟胶囊在有效治疗流感、新冠肺炎的同时,兼具预防新冠肺炎的作用,为新冠疑似病例和密切接触者提供了新的治疗方案。研究人员选取1976例与新冠肺炎感染者有密切接触的受试者,分为连花清瘟治疗组(1101例)和对照组(875例)给予对照试验,并于14天后检测鼻咽拭子核酸检测阳性率。结果显示治疗组核酸检测阳性率显著低于对照组(0.27%vs.1.14%),同时用连花清瘟胶囊预防新冠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在医学隔离观察期间,试验人员还发现,连花清瘟治疗组的症状发生率显著低于对照组,特别是能显著降低发热的发生率,再次印证了其对新冠肺炎的治疗效果。这是首个证明连花清瘟胶囊在新冠密切接触者中的预防有效性和安全性的临床试验,不仅为密切接触者的有效防治提供了新方案,也为临床预防用药提供了真实世界证据支持。

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在国际药理学界主流期刊《药理学研究》发表的《连花清瘟对新冠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研究证实,连花清瘟通过抑制病毒复制、抑制宿主细胞炎症因子表达,从而发挥抗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最新研究还发现,无论是对Alpha、Beta,还是Delta等变异株,连花清瘟都显示了稳定的体外抗病毒作用。

发表在欧洲权威杂志《植物医学》的“中药连花清瘟胶囊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结果显示,在常规治疗基础上联合应用连花清瘟胶囊口服14天可显著提高新冠肺炎发热、乏力、咳嗽等临床症状的改善率,明显改善肺部影像学病变,缩短症状持续时间,提高临床治愈率,缩短核酸转阴时间,遏制新冠病情恶化,在减少转重型比例方面显示出良好趋势。

连花清瘟从2003年进入市场至今,已经获得国家层面20余次方案推荐,从甲型流感、乙型流感、禽流感到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在这十几年我国发生的病毒传染性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连花清瘟都获得了治疗方案的推荐,成为治感冒、防流感、治疗新冠肺炎代表性中成药。连花清瘟能对多种病毒感染性疾病具有良好疗效,是因为它针对的是发热、咳嗽、痰黏不能咳出、咽痛、乏力、肌肉酸痛等这样一个外感热病的症候群,作用机理在于针对多个靶点,协同发挥抗炎、抗病毒、止咳平喘、增强机体免疫作用。只要症候群相同,不论是新冠肺炎,还是普通感冒、流感,都可以使用连花清瘟进行治疗,备好连花清瘟,可以让我们的工作、学习、家庭三保险。